2018榮陽論壇啟發-失智與失能的關係

在最新的長照計劃制度中,特別將失智的問題和對應的服務納入考量,顯示出「失智」這個議題是需要被謹慎地看待和運用專一的方式處理、協助的。當然,另一個老化常見的現象就是大家所熟知的「衰弱失能」的發生,同樣必須給予適當的訓練、透過重建日常生活功能的復健計畫安排,延緩其造成的負面影響。事實上,無論是失智或失能,皆有可能相互牽連或彼此伴隨影響,所以不可輕忽任何在體能上或認知能力上的微小變化。

顯而易見的,我們不難推論出失智可能會引發進一步的失能風險,以實際例子來說,反應比較遲鈍或執行功能出現困難的老人,自然難以走出戶外、從事社交溝通等,因為記憶差、解決問題能力降低,許多事情變得無法獨力完成,嚴重時,甚至連家事也不知道如何幫忙。足不出戶和可從事的活動功能減少、不使用的結果就會引起體能衰退、無力等狀況,最終造成失能、需要專人長期照顧的處境。許多研究也指出認知能力的缺損與身體能力的限制有一定的關聯性。更確切的說認知不足的確會影響或對原本動作模式和新策略技巧的再學習構成阻礙,由於無法理解和對外在刺激產生適當反應,而不利進行原定的復健計畫。

從另一方面來看,失能是否會反過來影響失智的變化呢?根據2018榮陽論壇的王培寧(北榮失智中心)主任表示,「千萬別想只是身體上的衰弱,大腦智力絕對也會受到影響!」她指出核磁共振影像的證據顯現,衰弱症狀者雖然認知功能正常,但和完全無衰弱的人相比,他們大腦已經開始退化了,退化位置和失智症不太相同,萎縮部位是小腦、海馬迴及額葉。

回歸到失智症預測的面向分析,研究結果認為,若正常人的失智危險異常指數是1,衰弱前期者則是2倍,進到衰弱的人則高達6倍。其背後推論的原因可能來自於失能且體弱無力的人通常是長期倚臥在床,必然更加缺乏活動參與的經驗與其他感官的輸入刺激,在過於單純或無須任何動腦和提供促進思考決策的機會下,腦部就會退化得愈快,同時顯著的影響到認知功能,從此惡性循環,無可避免地走向嚴重失智的階段。

因此,隨年齡增長,不管是失智或衰弱的危險因子也跟著增加,若沒有警覺性,不改變生活習慣,不調整運動及營養,最終一定會落入失智或衰弱的狀況中,如此,不僅為整個家庭帶來巨大的衝擊和更對整個社會長照系統徒增重大的負擔。

參考資料:https://udn.com/news/story/7266/3474127?from=udn-ch1_breaknews-1-0-news

statistic-widget-466
根據2000至2012的WHO統計資料,因為阿茲海默症和其他失智症引發失能的全球人數提高了40%之多。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