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性後期照護優缺分析

台中榮總腦中風中心陳柏霖

政府從103年起開始區域醫院,地區醫院試辦急性後期照護。主要針對腦中風病人,在急性的黃金治療期,提供積極性的復健治療,讓病人回復功能,或降低失能的情況(PAC品質提升計畫)。就讓我們來比較PAC的幾個特點

對施行機構的給付金額

在這個計畫開始之前,在機構內的復健,每天最高給付是508點

strokenopac

為了執行好該政策,政府投資了不少金額。前三週每天的高強度復健給付點數是3486點(健保署)。若計算三週總費用約是73,206點。

strokedrg

有更好的給付點數,相信會有更好,以及更適切患者需求的服務內容。

住院時間

PAC最長的給付時間是12週,約是三個月。中間會有照護團隊評估患者復健的潛力,若未能達成,也將無法轉回一般復健治療。而傳統的住院復健治療,則可以長達六個月。對絕大多數的中風型態患者的復健。時程較為寬鬆。

復健強度

PAC一天約需五次復健,而傳統住院復健僅約兩次。

復健醫院床位

PAC將協助患者轉到所需的復健醫院。以台中榮總為例,該院PAC計畫中合作的醫院名單中針對台中鄰近的縣市,包括大台中、苗栗、彰化、南投、雲林的重點醫院都有囊括。但若是傳統的住院復健。則需自行尋找。

最後,附上台中榮總的急性後期照護宣傳影片,拍的相當用心。由腦中風中心主任陳柏霖醫師親自介紹。

如果你對於改善病人生活能力,或降低失能的現象有著莫名的使命感,那麼歡迎你加入龍骨王!龍骨王的初衷,便是針對患者的復健,導入較為便利的技術,讓資源有限的患者,也能受到良好的復健服務。

歡迎撥打空八空空,或到我們的徵才網頁http://bit.ly/104SaleRecruiting喔!

廣告

居家復健不是未來式,而已經是現在式

131227-SouthCom

中風患者「失能」風險高,若能在發作後儘快接受加強復健等急性後期照護,有助患者恢復自理生活能力。“~台北榮總高齡醫學中心主任陳亮恭

我們今天討論的是居家的急性後期照護問題。起因居家中並無專業的治療師或相關醫療人員,天高皇帝遠的,施行復健時不知道做的對不對好不好,有沒有做的正確。

更精確的說法是,在機構的急性後期照護中,有持續的衛教強化對於復健的教學乃至動作正確性的教育,治療師也能在現場根據動作的穩定性與正確度,判斷病人的回復狀況,進而適當的調整復健動作的強度。但在居家這一切都變的困難。

我們讓整個體系猶如航空母艦隊,醫院的管理系統猶如主艦,每一位居家患者在家使用的PAPAMAMA系統猶如每一艘周圍的隨行艦,各自戰鬥,但主艦能收取隨行艦的戰鬥狀況,即時的給予新的戰鬥指令,以因應每一波波迥異的戰鬥(復健)情況。

台灣發展遠距醫療的機會

接續先前的文章-台灣發展遠距醫療的挑戰 …列出了目前在台灣施行遠距醫療的問題與困難點。除了在法規面之外,在經濟、在使用者習慣的改變、在系統整合面困難點。而阻礙醫院以更有效率的方式產生服務,而民眾也無法以省時實惠的方式,取得所需的照護。但為了能夠在整體服務能再往前跨一大步,僅拋磚引玉,提供微薄想法供各位先進提供更多精闢的分享。

經濟面

現有台灣,由於比較的基準是花個50元就可以到醫院做六次的復健,又有治療師在一旁隨時"伺候"。整體的醫療價值實際上被嚴重的低估,也原諒我用伺候這兩個字,來強烈的表達被低估的情境。在往後,被低估價值的服務,也無法為顧客帶來更多的價值。後續的市場會分為三群。1.50元吃到飽,2.超級有錢可以請專業治療師到府24小時的富豪,3.需要定期/長期復健的患者,不滿意於平價低效益,而尋求更好品質的復健服務。

第三類的使用者,將佔了絕大部分,願意多花一點錢享有更好的服務,也沒空或無能力定期往返醫院或是復建中心。而使用者類型,包括了一般的中風、帕金森氏症或施行器官置換手術後的復健、到一般的運動或工作傷害的中高階上班族。而這一群人就是目標客群。在確保療效能達到醫院的七八成功效,一兩周到醫院一到兩次,剩餘時間在家,就可以接受治療師的復健指引以及診斷處方。願意付出的金額,約是每個月新台幣3000元。

使用者習慣的改變

這是最困難的問題,但隨著科技資訊的普及,路邊的阿桑都會用手機LINE來LINE去的八卦。

雖然前有重重困難,但老人家真的都不會使用現代科技嗎?到也小看他們了,君不見106歲的人瑞,為了看胡瓜的節目,會自己按遙控器開機,會自己選台到民視。我們將以該科技難度,作為整體UX的設計上限,並增加內容的豐富度與吸引度來增加復健的動機。

我愛喝汽水

而我們的服務科技難度是只要他會用遙控器看電視,就會用遠距復健。約末是兩年前,某個合作的治療師將20組系統讓病人帶回家使用,經過了數個月之後,實際上有完成的只有….一組。非常驚人的低。原本的服務是要解決患者在家治療的問題,但因為增加了使用者習慣的困難度,反而讓事情變的更複雜。

從那時候起Fliper 首席執行官 Cash先生的建議就在腦中迴盪,做一台專屬龍骨王的All in One機器吧!!讓他簡單的跟用遙控器開電視一樣簡單好操作。首先針對硬體安裝,後續在根據軟體使用者經驗不斷的改善。

在硬體部分,先前需要開電腦、安裝驅動程式、安裝軟體、再將KINECT接上專屬的轉接頭放立架放上電視上,還要會開機並且找到"開始"鈕在哪才能夠使用。現在我們把所有的系統做成一個家電,就一台機器,放在電視上插電,開始使用。夠簡便吧!!!

在軟體部分,原本預計使用滑鼠,但思量絕大部分的使用者都是長者,決定用他們最熟悉的控制方式來進行系統。在幾個簡單的動作後,就可以開始使用治療師給予他們的運動治療治療處方。整體的UX顯的相當重要。

而指引與回饋是不可或缺的部分。除了視覺引導之外,用聲音的指引,尤其熟悉台語的長者聽到台語的指示或是鼓勵,使用的興趣與意願都會在更高。

最終,使用者在接受治療時,要求的是療身也療心。除了講究呈現方式以及過程簡化以及功效的外功之外,使用者需要的,還有愛與關懷。在將來,我們也讓使用者可以線上跟治療同儕溝通、知道自己不是孤單的,而是同時間有這麼多人跟自己一起在抵抗身體的苦楚,一起邁向康復的路前進,這個子群的數量,約是在20人左右。而讓自己的子女孫子家人適時的知道進度以及介入,也都有助益於復健的持續進行。

當然,有了上述項目之外,如何循序漸進的讓使用者熟悉整個系統仍是個挑戰。目前試驗最理想的模式,是讓在急性後期患者,在照護中心的一個月期間,在有治療以及照護人員的協助下,即熟悉該復健系統。以期回到家之後,在自行操作的情境下,即能自行使用。

系統整合

最好的方法有三,那就是溝通溝通溝通。

以上潛薄的想法,僅供拋磚引玉,與閱讀文章的先進共同勉勵共同激盪,什麼樣的方法才能日漸吃緊的醫療資源,能夠做最有效的應用,進而在健全的給付制度下服務更多需要的患者。

最後,龍骨王跟台北榮總復健部在1/18號將針對復健所需的虛擬實境設計,針對醫療專業人員開設了相關的課程。歡迎醫療從業專家一起來與會。

詳請見復健醫學會網頁報名。

歡迎您的加入喔!

台灣發展遠距醫療的挑戰

相片 2014-11-4 下午3 06 46

急性後期患者機構在家的復健,或龍骨王一直在提倡的雲端復健。

所針對的,都是面對高齡化浪潮下所延伸的復健需求,但面臨照護人力乃至醫療成本短缺問題所提出的解決方案。

在更早期從學界或是法人單位也嘗試著想要以科技來解決該問題,而到近期的龍骨王以及REFLEXTION BioGame等廠商,致力以商品+服務的方式,來嘗試解決這個大問題。但目前在台灣推廣仍面臨了以下三個重要的挑戰。

1.經濟層面

從客觀的數據上來說,遠距復健節省了60~86%的支出金額,但把問題分解成使用方付費方兩個角度來看,在台灣大家已經習慣健保所帶來的便宜與便利,同時也因為健保將原本昂貴而專業的醫療資源,視為幾近免費的社會福利項目,使其價值嚴重被低估。若額外要使用者自費來購買醫療服務或按月給付金額,容易使其怯步。

2.使用者心態與習慣

病患到醫院,除了尋求身體疾病的解決方法之外,更重要的,是尋求心理上的慰藉。有到醫院看到醫生跟醫生說說話,有到醫院治療這樣心理上的滿足。而若以居家的遠距設備,他們對著的是冰冷冷的器械,無法在情感上產生更多連結進而有更多的依賴。

3.系統整合

該服務並非單一產品商業模式,而需要整合多方資源。包括醫院各級主管治療師個案管理師,產品面需要能有功能性的治療效果以及綜整的生理資訊擷取乃至雲端運算資訊的收集復健任務的指派等等。也建構了這個市場極高的進入門檻。

當然,遠距復健乃至遠距醫療仍屬於新型的商業模式,綜觀全球,市場內仍未有領導型的玩家。傳統的醫療器材大廠,比方說GE西門子飛利浦也還沒有踏入這領域。

需求有了趨勢有了,而未臻成熟的市場,才有冒險的挑戰。

提了困境之後,明天,我們再來聊聊問題的解決方法與施行現況。

參考資料

遠距居家照護的現況與未來許哲瀚唐憶淨

「生技醫材報導 2011/12/21 黃以馨

台大物理治療系林光華教授 學會報導大學線上

相片 2014-11-4 下午3 03 12

相片 2014-11-4 下午3 00 46

美國急性後期照護(Post-Acute Care)支出分布

今天完成客戶拜訪要回到台北了,沿途會搭乘不同的交通工具,花了萬把塊的機票回到長榮空姐的大腿上、轉搭客運巴士再搭捷運,扛著展示品以及大小行李,每一次轉乘都是展現男人臂力訓練的大好時機。而終於能回到家中好好的放鬆。中間我經歷了三種主要的交通工具,完成了不同移動需求與花費。有沒有可能我每次出差我只飛機、就能從新宿的HCR會場直飛回到家中?就目前的技術與成本是有困難的,他只能滿足我最迫切最需要、而且沒有其他替代品時的運輸需求。那就是從羽田機場到桃園機場這一段。回到桃園機場要回到台北市中心這一段,一個是替代品多且價廉,這一段無須要專程搭飛機。遑論進台北市區後回到家中這一段的替代品更多。更重要的是,我對於高速運輸的需求已經大幅減少。

同樣的,我們可以把病人的照護,分為數個階段。那就是醫院,急性後期照護(post-acute care, PAC),以及長期照護。根據不同的疾病需求的強度,願意負擔的金額,而有了多樣的選擇。

在美國醫療照護系統,施行了DRG(疾病診斷關聯群)之後,醫院為了"簡約"醫院資源,鼓勵病人及早出院。進而對於急性後期照護因應而生。而急性後期照護指的是在醫院接受了專業但也昂貴的治療之後,還需要有段時間需要醫療照護的介入。
算是介在急性照護與長期照護之間。

往下更精確一點說明,Medicare提供的PAC照護共有四種,1.居家健康照護單位,2.復健醫院/部門,3.技術性護理照護部門,4.長照醫院。讓我引述一段戴桂英教授等人文章對於四個單位的定義與功能介紹

(1)居家健康照護:對活動受限者,經醫師處方,在家中接受間歇的技術性護理或復健服務,或給予居家使用的耐久性醫療輔具,如氣墊床、輸液幫浦、氧氣設備、輪椅、牽引設備等;(2) SNFs:對出院後需要全天候照護者,提供技術性護理或復健治療;(3)復健醫院或部門:對出院後仍需要密集復健者,提供住院的物理、職能和語言等治療;(4)長期照護醫院(指平均住院天數高於25天):對臨床病情複雜、有多重慢性疾病者,提供延長性住院醫療,包括綜合性復健、呼吸治療、癌症治療和疼痛管理等

而這些提供PAC照護廠商的家數,也隨著需求的增加而鑄件的成長。從1990到2005年約有50%的成長。從10508家成長到15632家。但每家的平均營業金額,卻是從70萬美金增長到140萬美金大幅成長了兩倍。

美國急性後期照護機構年平均費用

(圖:美國急性後期照護機構年平均費用)

用大家熟悉的語言,就是捷運原本有100站,十五年間成長到了150站,每站的載客量更大幅增長了兩倍。每次出閘口或是上廁所,都有兩倍的人在等候排隊進出。這也顯見了高齡化市場的浪潮來臨使得需求增加之外,更重要的是將需求進行切割,以利醫療資源做最有效的應用。將急性、嚴重時期的醫療需求留在醫院,將後續的照護再細分切割。

想要了解更多嗎?歡迎參考台大公衛所吳淑瓊老師的研究文章<<美國老人保險急性後期照護的發展>>

也歡迎分享您的見解,怎麼樣才可以讓台灣的急性後期照護做得更好